因為夢在心上,所以放縱靈魂去流浪

Posted by | November 07, 2017 | 台湾, 生活小物, 生活趣事 | No Comments

流浪這字眼很華麗,很冒險也很浪漫。

 拋開了那睜眼閉眼習以為常的生活公式到異鄉去看看自己可以活出什麼樣。
在臺流浪的日子便利店佔據了一小部分的日子,平常不怎麼吃泡麵卻不由自主的吃起泡麵來了。坐在便利店的長凳上看著窗前的行人熙來攘往,聽著座位旁的在地人用正宗的臺灣腔竊竊私語,那泡麵的味道很寫實,因為自己也泡入了他們的生活裡。

有那麼一個午後興起來到富錦街在林蔭大道下走一段長長的路,有點忘了置身在臺北這座城市。街上的咖啡館,小店前精緻的綠色裝飾,很養眼也很有溫度。隨意坐在古早濃情的小店喝珍珠奶茶,聽著一首接一首《意難忘》的 閩南歌曲,才發現原來閩南歌曲可以那麼好聽可以這麼有味道。那漫不經心的發現卻是那麼的深刻難忘。
在臺北松山文創園區那個下雨的早晨,坐在亭子裡野餐吃便當。是雨天,風很冷,壽司便當好暖,梨山蜜蘋果味道好甜,眼神停留在被雨水滴滴答答灑著的湖面。於是腳步停下了,下一站想去的也不去了,寻寻觅觅的美景就是當前。
 從北方走到南方,高雄留給我的記憶是街邊檔口阿姨賣的包心粉圓那一顆顆鍋在粉圓裡的紅豆是阿姨的真心。站在西子灣看夕陽時,聽見《又見炊煙》響起也是愛上《又見炊煙》的那一瞬間。 夜晚搭著公車到鈺膳閣享一頓懷石料理宮廷饗宴,視覺,味覺都被寵上天,每一道入口的真膳食都是感動與幸福的慰藉。要不是這一餐,我想我從來都不知道薏仁的味道可以這麼美妙。
這一刻坐在奢華的飯廳享一頓宮廷饗宴,華麗轉身以後下一餐也許就是雨天躲在亭子裡吃泡麵。有時候下一個轉身的際遇遠遠超乎了預期,但是流浪的魅力就是從一個片刻轉換到另一個片刻學著怎麼安於當下,不執著的同時也不過度眷戀。
丟開了用價格來衡量值不值得的定義,仔細的聆聽著和回應著內在感官的反應,街邊的壽司,蔥油餅,宮廷饗宴,都是發自內心的歡喜。當我帶著直觀看世界,那一刻我對自己真心。
從臺北搭了各種交通工具到嘉義梅山,坐在公車裡的心情是期待滿滿。 路途好遙遠很漫長,坐在車上問問自己山長水遠搭那麼久的車程為了什麼啊?我願意帶著那一份嚮往一步一步的走向它,因為我知道美好的風景在前方。漫長的路途教會我隨地盡興,隨遇而安。在火車上可以發呆,可以欣賞車窗,接不到下一站公車就到附近逛逛喝一杯珍珠奶茶。抵達目的時天黑了,在沒有都市繁華物質的山間擁抱著星星月亮太陽虛度光陰,這才發現原來我不需要太多的繁華物質來填充就可以換來了怡然自得的心境。生活的本質就是精神的滿足與充實。
在畫展裡發現了在臺北有那麼一個地方叫東北角。於是貿貿然的從臺北基隆搭公車去了那個地方。一大清早雨水汗水頭上澆,途中差點把蛇踩一腳,彼此互相吓一跳,晴天很好,雨天也不是阻擾,一切只為遇見東北角。
再次抬頭看見雲水悠悠豔陽高照,錯過搭車時間怎麼早點回家不知道,索性沿著岸邊到處跑,老天自有安排我知道。
景,會越來越美,
路,會越走越好。
「筆於雨過天晴的東北角」
還是很爱闲晃在臺北的街角,冷飕飕的雨天,湿漉漉的街道,終於等到圣诞树亮了燈,聖誕水晶音樂到處飄,最想念的季节已来到。
诚品書店前永遠都有種寧靜聖誕的味道,吃一顆高䊹漢堡,盡然想起家的味道,才發現流浪的這些天吃正餐的次數是少之又少,
遇見無酒精德國啤酒,就像在異地浪漫的邂逅,雨天有它陪我走在臺北的街道。
「筆於雨天臺北浪漫的街道」
流浪結束前的最後一夜,痛快淋一場雨,來得及看見《愛。夢想起飛》的聖誕城亮起,小提琴版本的卡農音樂也響起,
那璀璨的一幕是旅程美好的結局。在聖誕樹前許下我第一千零一個願望,我知道有一天幸福總會聽我的話。
Goodbye, Taipei City。
在流浪15天的日子裡,路一共走了198.43公里,成功甩了2公斤,那是滿街迷路換來的成績。
在街頭迷路以後再趕路也似乎已成了家常便飯的事情。那摸不著的天氣,穿著厚裝出門遇上夏天大放晴,穿著夏日便裝出門卻遇上冬天刮風下大雨。
第10天身體開始鬧脾氣,喉嚨開始發炎,幾乎四份之三的腳趾不是起泡就是脫皮。所幸的隨身攜帶精油在身邊,然後又若無其事的走過一天又一天。
今後我會感謝自己身強體壯,
今後我會珍惜夏日暖陽。
當葉子愛上風的那一刻開始,那就註定是一種流浪。
在有风拂過的藍天,以遺忘的姿勢飛翔,像冬日的精靈,也像飄落的花瓣。
當我愛上流浪的那一刻開始,那也開啟了對生命的另一種嚮往。
朋友,很抱歉,說好的想要一個人避靜流浪,我無法呼朋引伴,
離開了我熟悉的地方,放下了所有的紛紛擾擾,我會很珍惜那個瀟灑放縱走得義無反顧很做自己的自己。
當我一個人的時候,我會慢慢搞懂自己到底想怎麼樣,
當我一個人的時候,我會聽見某個地方某個角落在呼喚,
當我一個人的時候,時間,行程變得無關緊要就像回到了自己的星球一樣,
當我一個人的時候,我會變得堅強,因為前方有我想去的地方,也有我想回的家。
在被風雨淋得寒徹骨的冬天裡路途很漫長,而感動卻最深長。那一刻開始質問自己本來好端端的可以在家睡好覺怎麼把自己搞成這樣,隨著聽見很堅定的答案,沒什麼,因為夢在心上,所以放縱靈魂去流浪。

更多相关日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APTCHA Image

*

HTML Snippets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
Plugin Supporter WordPress Plu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