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mera Museum(相機博物館):所有的相遇都是久違的重逢

Posted by | September 07, 2015 | 商家赞助, 槟城, 生活趣事 | No Comments

檳城喬治市是我土生土張的地方,我大半生的回憶就在這裡,也許它在別人的眼裡很平凡,但對我來說卻是意義非凡。那天再次搭上了檳城雙層觀光巴士用全新的角度一覽那些年我成長的地方。

Penang Hop On Hop Off bus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走在老街上發現大半年不見的Muntri Street 冒出了新風貌。旅社,博物館,咖啡館處處開。這一站來到了坐落於Mutri Street的相機博物館。聽聞這裡收藏了好多百年相機。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相機博物館裡的工作人員Tom帶我們到博物館裡從最古老的相機給我們講解有關櫥窗裡的老相機的故事。看著一架架舊事的相機,聽著一段段屬於它們的故事,從中體會到了在舊時代攝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除了要帶著那笨重的相機,裝在相機裡的菲林數量可是有限,記者們用的相機隻能拍大約2至3張的照片,還得額外攜帶一個大黑箱把相機放在黑箱裡換菲林。因為菲林有限,鍵門一按下就沒得刪除重拍。以前的人們用相機來定格瞬間的那一瞬間一定非常珍貴,如今的我們是用相機咔嚓咔嚓拍個不停的畫面然后再拼命刪除。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櫥窗裡還有在黃飛鴻電影裡曾出現的相機,也是古時候宮中慈禧太后用來拍照的相機。經Tom的講解終於明白為什麼慈禧太后的臉看起來那麼嚴肅,原來那個年代一張照片要用十分鐘時間才能拍得出來。在鏡頭前笑足十分鐘是非常高難度的事情。如果要拍嬰兒照,媽媽們就會用布蓋著自己的頭部然后把嬰兒抱在懷中過程也要十分鐘,照片出來的完成品就會看見嬰兒照的背景見鬼了,其實那個鬼影就是媽媽們的忍耐與辛勞。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有一款相機真的很吸引我的目光,當時就自然而然呆呆的在櫥窗外看著它。小巧的金色機身,它看起來不像相機但卻很精致高雅。忍不住問了Tom那是什麼東西才得知它是來自法國兩百年前畫家的作弊工具。這款相機會運用光線把鏡頭前的畫面照射在白紙上,畫家們就可以開始動筆把紙上的圖案畫出來。在藝術的薰陶下這款相機隨著時光到洗禮渾身散發著一股高尚的藝術情操。與這相機初次見面就對它產生一種難以言喻的感動,也許上一世我曾出現過在這相機的鏡頭前,也許上一世我曾用它來畫畫,也許,有太多的也許,就像有些人初次見面就像認識了好多年,彼此之間有許許多多的共鳴與聊不完的話題,我相信前世今生輪回,所有的相遇都是久違的重逢。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博物館裡的走廊是一條時光隧道,牆上貼上了不同年代出現的相機表,走在時光隧道上會穿越到不同的年代。走進右手邊的第一間暗房會來到菲林年代。這暗房就是在菲林年代時用來沖洗照片的房間。當年的照片就是在這樣昏暗又充滿化學藥水味的環境下誕生出來的,非常感謝科技的發明,如今有了數碼相機,鐳射打印機,沖洗照片的工作人員不用再冒著生命危險去幫我們洗照片。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走出菲林年代,再走入另一間房就會穿越到60年代。有一個場景很有《花樣年華》電影的意境,看著自己的身影出現在古老相機前的鏡頭前感覺很不可思議。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走廊上還有一間針孔房(PIN HOLE ROOM)。黑漆漆的針孔房裡有個小洞會把洞口外的畫面投影在牆上。站在房裡會看著上下顛倒,歪歪斜斜的圖案。原來這就是相機的原理,更驚人的是這原理在五百年前就被人發現,當時人們就運用這原理來寫生畫畫。從牆上隱隱約約看見老屋的屋頂,還有一把小黃傘,從針孔裡窺視針孔外的世界會看見針孔外有個絕美的意境。在老屋頂前有一把小黃傘懸挂小陽台,忍不住直接走出針孔房來到小陽台拿起小黃傘投入這意境。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時光隧道裡還有一處很讓人留戀的白色走廊。走廊一旁是白色的木窗。窗外陽光熙暖,每個窗口旁都挂了以前人們留下來的迷你菲林,站在窗前窺探菲林裡的世界,看見了日出,日落,海洋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舊時代人們攝影時的心境一樣很漂亮。我喜歡窗旁的一景一物,摸摸舊相機,拿起粉筆在小黑板涂鴉一番,翻一翻舊相簿,重溫過去的歲月,找回那因時光流逝而被遺忘的溫度。看見小黑板,粉筆,還有博物館裡的懷舊教室咖啡館會讓我想起了《同桌的你》。

明天你是否會想起 昨天你寫的日記
明天你是否還惦記 曾經最愛哭的你
老師們都已想不起 猜不出問題的你
我也是偶然翻相片 才想起同桌的你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手信区有好多很酷的相机T-shirt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走出相機博物館天空又開始飄下絲絲細雨,在細雨中被一間古屋的庭院所吸引,忍不住走進去探個究竟。原來這是愛情巷23號酒店。友善的服務人員讓我們進去庭院裡走一圈,在這庭院雨中漫步好浪漫。也是這一趟老街巡禮的意外收獲。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The Camera Museum(相机博物馆):所有的相遇都是久违的重逢

檳城老街,風光旖旎,那許許多多細微的幸福與美好等著我們去發掘。聽聽老歌,逛逛故地,攤開記憶,重溫美好的過去。老屋,老街佔據了我這大半輩子的記憶,我的童年時期,幾乎每一家老屋都會很熱鬧,有阿公阿嬤,爸爸媽媽,兄弟姐妹全到齊,到了中學面對環境變遷,附近的居民開始搬遷,老屋漸漸的被,上了大學喬治市成功申遺成為世界文化遺產。漸漸的這座小鎮又開始熱鬧起來,老屋開始受到青睞,很開心看見這座小鎮越來越濃的人文深度,社區也開始有了共榮願景。

謝謝The Camera Museum的招待。

The Camera Museum
http://www.thecameramuseumpenang.com

49 Lebuh Muntri, 10200 Penang George Town
04-261 3649

推薦交通:檳城雙層觀光巴士第15號站下車. 一下車就會看見美麗的白色教堂 St.George Church

沿路的风景

沿路的风景

沿路的风景

沿路的风景

更多相关日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APTCHA Image

*

HTML Snippets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
Plugin Supporter WordPress Plu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