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柏精油:在淡定的香氣中練習面对死亡的勇氣

最近絲柏精油也被列入了日常香氣,那天和上門詢問精油的她聊起絲柏木頭那安定平靜的氣息然後再一直聊到古時的人們用絲柏木頭來製作十字架,棺木或在葬禮焚燒絲柏。

還記得她那目瞪口呆的表情,怎麼把死亡的氣息塗到身上去。

生命不朽,死亡即是再生,也是靈魂邁向另一段旅程,關於死亡古人有著另一番見解。

一開始對這香氣怎麼和死亡扯上關係還真好奇,
如果說死了以後就像夜裡薰了絲柏精油那樣安穩平靜的睡覺,那每次薰上絲柏精油睡覺正是在練習著怎麼坦然的面對死去?

關於絲柏精油在生理層面有著收斂體液經血過多,汗水過多,皮膚油脂過多的用途。
而在心裡層面帶有安穩淡定面對生命中一切轉變的力量。

有時候在還很清醒的時來到這樣臨睡練習坦然面對死亡的時刻,心裡難免會蕩起恐懼害怕的漣漪。
那生不帶來,死不帶去說得朗朗上口的話語,的確說時容易做時難。

又有時候夜闌人靜薰著絲柏精油的香氣一直到昏昏欲睡的狀態就像來到了臨死邊緣,偶而還來得及問自己即將死了,那憤世嫉俗的,無法妥協,無法和解的還依然重要嗎? 而答案就是好累好想睡一切都不重要了,於是就這樣倒頭呼呼大睡。

所謂的淡定也許就是坦然面对死亡的修練,要是有天連死亡都能坦然面對了,那遊走在生命中的潮流也沒什麼好怕的了。

如果說生命不朽,那每一個死去的昨天和每一個再生的今天都只是靈魂邁向了一個又一個的點。

如果說每一個點的壽命就只有一天,那每一個逝去的昨天都得畫上句點,每一個再生的今天都是恩典。

那天很確幸的 Buku-buku Beach Street的優質二手書市集中遇見了因書名就一見鍾情的一本書,那名字叫做《這麼慢,那麼美》,也很湊巧的朋友送來了一張循跡藝術圖(Snigo art)。

在慢下來的時光看了幾頁書,再提起了竹籤跟著線條繪出看了會心生歡喜蝸牛的圖形,一切就是這麼慢,那麼美。心定了當下的一切無關時間,一小時也可以是一輩子,慢下來,真的發現幸福的細節。

深夜時分在絲柏香氣中碎碎念,過一日既是過一世,再次來到昏昏欲睡的臨死邊緣,敬美麗的今天,致再生的明天,記得溫柔淡定走向前。

假日醒來咖啡與早餐的日常即是暖。把睡覺當死去,把睡醒當活來,這樣死一回,活一回,
當死去活來以後在每一個短暫的點所體現的風景不是走馬看花拼命往外追,而是怎麼安住當下的腳步領略著當前所擁有的美,一切盡是這麼慢,那麼美。

更多相关日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APTCHA Image

*

HTML Snippets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
Plugin Supporter WordPress Plugin